默尔索

摸了个AA铁
我太菜了,画不出他十万分之一的可爱😞
后面随缘上色吧。

Some things you just can't refuse

接A4,标题取自蜘蛛侠:平行宇宙的主题曲《Sunflower》


胡乱写了一堆,希望他们能在另一个世界填补自己的遗憾。


他们值得世界上最好的一切。


They deserve everything.


英雄永不落幕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Tony睁开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Natasha。


“Nat?”他皱着眉头揉了揉眉心——他现在感觉头和宿醉了一样疼,“你怎么……我们这是在哪?”


红发女特工上前轻轻地把他拉起来,没有说话。


记忆逐渐回笼,Tony回想起自己经历了什么之后,才有点自嘲地开口:“Wow,所以我们已经死了吗。那这里是哪里,天堂还是地狱?别告诉我这乌漆抹黑的地方是天堂——虽然我是无神论者,但是天堂如果真是这个鬼样子,come on,那群教徒绝对会哭的。说起来你应该不信教吧,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……”


“Tony,”Natasha看着他的眼神里夹杂着心疼,出声打断了他的满嘴跑火车,“这里只有我们,不用掩饰了。刚才你……一定很疼吧。”


原本还打算长篇大论的小胡子男人突然像哑了火一样安静了下来,他有点不自在地低头盯着鞋尖。


“Well,我很好,没事,没什么事,只是有点疼而已……反正现在也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。”他看着Natasha的那双温柔的眼睛,突然有点累,“好吧……是有点疼,其实的确挺疼的。”


气氛一时凝固,两个人有点尴尬地沉默着。


“你……”Tony实在忍受不住这种安静,但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“你之前……”


“我没什么,”Natasha微笑了一下,“沃米尔……没什么痛苦,只是有点冷而已,我以前还经历过更冷的,没什么。”


知道对方都不会说出真正的感受,他们默契地不再谈论这个话题。


“那这里到底是哪儿?”Tony走了两步又回头问Natasha,“不会真是天堂吧,说真的我不觉得我能上那地方。所以这是上帝修天堂的时候剩了点边角料,然后造了个黑箱子用来装我们吗?”


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在这里……好像可以见到一些,自己应该见到的人。”Natasha难得有点不确定地说,“我刚才已经见到了,想着到处乱走也挺无聊,然后就过来找你了。”


Tony有点疑惑:“什么叫应该见到的人?”


“不知道该怎么定义,不过往前走,你就能看到。”Natasha说道。


“Well……应该见到的人,这个形容有意思。”他向Natasha伸出了手,“Together?”


“好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Nat,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Tony认真地看着Natasha,“为什么我会看到小鹿斑比?”


“我刚才也看到他了。”她有点无奈,“结果现在陪着你又遇到了一次。”


曾经的诡计之神好像不甚在意,不过还是对着他们发出一声嗤笑:“一个向死亡献祭自己的灵魂,一个不顾肉体凡胎强行使用无限宝石……凡人真是可悲又可笑的生物。”


“别说得你很好一样,punny god,”天才科学家不甘示弱地嘲讽回去,“还记得你在我身上演奏失败的事吗?”


“我有点想念Hulk了,”女特工继续补刀,“他应该能让这家伙安静下来。”


Loki脸色僵了一下,冷哼一声,打算不再理会他们。


“对了,小鹿斑比,”Tony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回头,“Thor……他其实一直很后悔。”


Loki稍微停下了脚步,然后又继续向前走去,没有任何表示。他离开得很快,Natasha和Tony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墨绿的披风上下起伏,不一会就消失在了黑暗深处。


后悔什么呢?


他明白他的后悔。他总能明白Thor,这个贯穿了他一生的雷霆之神,his brother。


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。他漫无目的地向前走。


没过多久他看到了一个身影。


看到眼前人的时候,Loki头一次感觉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
“……母亲。”看到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时,他手抑制不住地颤抖,“我……很想你。”


Frigga脸上仍然是温柔的笑,她给了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一个最温暖的拥抱:“我也想你,Loki……这些日子你一定吃了很多苦吧。”


高傲狡诈的诡计之神彻底卸下了自己所有的伪装,在母亲怀里泣不成声。


“没事了,”众神之母轻拍他的背,像几千年前在神宫中哄他睡觉一样,“已经没事了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走吧,你的父亲和姐姐还在前面等着我们呢。”


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和Frigga相视一笑。


像从前一样,Frigga挽着他的手,他们一边谈天,一边散步。只是这次没有Thor冒冒失失大笑着冲进来了。


——不过他又有了一个家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认识他吗?”Tony有点疑惑,“你认识这位先生吗?”


Natasha摇了摇头。


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,头发有些花白,因为有点长就扎在后面,戴着副黑框眼镜,褐色的夹克,黑色的裤子,干净整洁,仿佛就是纽约街头随处可见的普通人。


“你们的确不认识我,”他笑着对二人说,“但是你们认识我的侄子,Peter Parker,或者说Spiderman——这小子在我走之后真是成长了很多,谢谢你们对他的照顾。”


Tony听到他的自我介绍时感到惊讶和不好意思,他收起了那点漫不经心,有点局促地伸出右手:“原来你是Peter的叔叔,很高兴见到你。Mr.Parker,我才要感谢你和Mrs.Parker养育了Peter,才让我遇到他。这孩子帮助了我很多,除了话痨的时候让人有点头疼——他肺活量是不是好得过分了,以前体检的时候你们有发现过吗?”


Natasha想起当初在机场的时候这孩子不停说话的样子,怀念地笑了笑。


Benjamin想起小Peter的事,也被逗笑了:“他从小就这样,要么不说话,要么一说就停不下来。”


“我很抱歉,”Tony说,“五年前……我没能救下他,让他失去了人生中宝贵的五年。我很抱歉没能照顾好他……当时他才拿到SI的实习资格,跟个孩子一样开心地找我合照——他也的确是个孩子,吵吵闹闹的,有用不完的精力。”


“不用自责,Mr.Stark,”Benjamin直视着他的双眼,“我很庆幸你能出现在他的生命中。他失去了父母,又失去了我,你的出现填补了他生命中的空白,作为一个父亲,一个导师,一个朋友,你给了他方向。”


“啊,是吗。”Tony不太习惯这样发自肺腑的感谢,他摸了摸鼻子,“Well,总之他是个很好的孩子,他一定能成为最优秀的复仇者。”


“是的,他会。”


Benjamin的微笑让Tony的眼眶有点发酸。他想起五年前他从刚回到地球,去告知May有关Peter的事情。没有预想中歇斯底里的质问,May眼含泪水,从沙发上起来,反而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

“不必自责……我知道你一定已经尽力了,Peter也知道,我们不怪你。”


“往前走吧,Mr.Stark。”Benjamin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前面还会有更多的人等着你。我也去找我的朋友了,再会。”


“再会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他们走了好一会都没有碰到任何人,周围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。


“那你之前在这里遇到了什么人?”Tony有点好奇地看着Natasha。


Natasha沉默了一会才开口:“我遇到了……我的父亲。说起来有些好笑,我是在沃米尔才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。他不是我的生父,但是……如果没有他,我不可能有后面的人生。”


“我真的很感激他,虽然已经记不清和他相处的日子了,”女特工尽力地回想和父亲一起的时光,“我被植入过记忆,甚至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,但是从心底对他的依恋是不会骗人的。”


Tony没有接话,静静地听着Natasha回忆。她承担得太久了,为了不让身边人担心,她从来不把内心感受宣之于口,现在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说出来了。


“我还看到了Logan……他说我做得不错。”


“Aleksei说他很想我……”


Tony轻轻抱住了她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居然真的见到你了!Mr.Stark!”Pietro很激动,“谢谢你救回了Wanda!”


这小子还是这样咋咋呼呼的,Tony想。


“我……我一直没有机会和你好好道歉。”Pietro冷静下来之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我为我和Wanda做过的事道歉,真的很对不起,我们……”


“没关系,kid,”Tony打断了他,“小姑娘已经和我道过很多歉了,把你那份也加上了的。这些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
Pietro还是有点不自在:“我看到了的……但是我还是想亲自和你道歉。我不奢求你的原谅,只不过我既然做错了,就要说对不起。”


Tony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他最初是有点怨的,这对兄妹让他失去了Jarvis,这位陪伴了他多年的管家。但是在真的看到他们的时候却生不起气来,他理解他们的感受。


就这样算了吧,他想。一切都已经过去了。


“抱歉抱歉!”Pietro看到远处好像有个很熟悉的身影,“我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,我先走了!下次再聊!”


他嗖一下就不见了。


“这孩子……”Tony和Natasha对视一眼,无奈地笑了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Tony想了好一会才想起眼前的小伙子是谁。


“你……你也在这里吗?”他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看着像没事一样。


“我还以为您要像当初那样叫我阿甘呢,”大兵笑了一下,“可能是现在看着没那样蠢了?”


他们都笑了一下。


“我的名字是Jimmy,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。”年轻人从包里摸出一个相机,“当时我想和您合照……结果袭击就来了,我一直没能完成这张照片……”


“请问我现在能和您合照一张吗,Mr.Stark?”


Tony愣了一下神,接过了那个有点破旧的小相机:“可以,当然可以……你想拍多少就拍多少。”


“一张就够了。”Jimmy脸上的笑容和当初一模一样。


Tony将相机递给Natasha,请她帮忙照相。


“不用调设置,直接按快门就可以了。”


Tony搂着他的肩膀,Jimmy对着镜头比V——这次Tony没有嘲笑他的手势了。


“谢谢你们,”Jimmy拿回了相机,“我要走了,希望能再见到你们。”


“再见。”Tony挥了挥手。


Jimmy收起相机,回头站好,对着他郑重地敬礼。


“Thank you, Mr.Stark.Thank you for everything.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那孩子是谁?”Natasha问道。


“……当初在阿富汗的时候,和我随行的士兵之一。”Tony边走边说,“他刚好打算和我合照,恐怖分子就来了,然后他和他的队友都……”


“没事的,Tony,已经过去了。”


“我知道,”Tony闭了闭眼,“但是他们明明那么年轻,明明值得更好的一切,却牺牲在那种地方,死在我的武器之下。”


Natasha知道再多的言语也无用,两人安静地向前走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Natasha突然停了下来。


“怎么了?”Tony看向她,“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

她摇了摇头:“Tony,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接下来见到的人……我不太好打扰,”Natasha撩了一下头发,“祝你好运。”她停在了原地,示意他独自向前。


“那你去哪?”Tony不放心她。


“随便逛逛,”Natasha说,“以前太忙了,几乎没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,现在终于可以停下来了。别担心,如果你想找我叫我一声就行了,我打算看看还能不能遇到其他人。”


“好吧,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Tony彻底僵住了,在看到面前的人的时候。


Maria,Howard和Jarvis站在一起,微笑地看着他。


“欢迎回家。”他听见从小到大一直照顾自己的管家说,“不过很遗憾,这里没有厨房,所以不能准备您最爱的甜点来为您接风。”


“不用……不用那些,”Tony不知道该作何反应,“我……”


Maria上前抱住了他:“欢迎回家,Tony。”


“Mom……”他伸出手回抱Maria的时候才觉得这不是梦,“我以为……我永远失去你们了。”


“不会的,孩子,”Maria轻抚他的脸,在他脸颊落下一个吻,“我们永远都陪在你的身边。”


Howard也上前,手伸出来又缩回去了好几次,最后拍了拍Tony的肩膀:“你……很好,做得很好。”


这是Tony头一次听到Howard毫不掩饰的夸奖。


“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,他刚才紧张得很,”Maria知道这对父子的别扭关系,“一直不停地整理衣服,担心你会不会看不到我们,连Jarvis都忍不住笑他。”


Howard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,别过脸躲开Tony的目光。


“总之……欢迎回家。”Howard说,“你……想玩抛接球吗,以前我和你约定过,只是后面太忙,就没有来得及履行这个约定……”


原来他还记得,Tony想。他深呼吸几口气,才有点颤抖地开口:“……好。”


“和我们说说你的事吧。”Maria拍了拍他的手。


“我遇到了Pepper,她是上天给我的礼物,如果没有她,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,她永远都站在我的身边……”


“我也有了孩子,是个女儿,我和Pepper给她起名Morgan,意思是来自海边的人。我好像能理解你们的感受了,她真的很调皮,喜欢跑去车库翻东西,也不知道她长大会不会生我的气,生气我缺席了她的未来……”


“我有最好的队友,他们像家人一样。下次我可以把Natasha带来,她打人的样子很赏心悦目。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,神话居然是真的,雷神Thor真实存在,不过喜欢吃炸鸡喝啤酒。Banner一生气就变成Hulk,砸完东西每次都是我赔钱,钱多也不是这样浪费的……”


Tony絮絮叨叨地说着,其余三人微笑着听他说他经历过的事。


说到兴致来时他偶然抬头,看到的是久违的家人温柔的目光。


“……I love you.”他停下了对过去的讲述,看着他们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重复道,“I love you,three thousand.”


“We love you three thousand, too.”


——所有分离的人,有朝一日终能团聚。


End.


【言白】 总是被身边朋友秀一脸是种什么体验?(知乎体)

放着好运来终于抽中激战差点当场去世
非洲人抽中SR都难得
甜甜甜大家伙都来高兴高兴
小学生文笔幼稚到不行

总是被身边朋友秀一脸是种什么体验?

849个回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采菊东篱下

1073赞  76评论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举手,我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    是我学长和我公司的投资人。他俩有时候真的秀到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    学长人特好,妥妥老干部作风,我到现在都不相信居然有人晚上九点就睡觉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至于另一个……反正他日理万机应该没时间逛知乎,我不忍了,这辣鸡总裁,如果不是怕他撤资我一定撸起袖子和他打一架。成天鸡蛋里挑骨头逮着机会就怼人,说话气到你神志不清……虽然人也还行吧。

        他俩能在一起,说起来还是我牵的红线。

        貌似是从小就有些渊源,后面断了联系。我因为工作原因遇到了学长,他俩因为我的原因又凑到一块。开头两人互相放冷气怼得天昏地暗,我在旁边瑟瑟发抖。后来我突然觉得他俩气氛不对,还没想明白就被那个辣鸡总裁告知“他是我的人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当时:EXM???

        然后就处在了疯狂被喂狗粮的境地。就,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 平时经常被秀……真的,让我,火大。

        有段时间拍专栏节目,我就经常往学长那跑,基本上一整天就在那了。

        到中午一般都叫外卖吃盒饭。有天我问学长中午想吃啥我请客点外卖,学长说少吃这些,不健康。我心想你个成天啃泡面的有什么资格说我?

        然后看见学长摸出手机打电话:“中午做饭多做一份,xx(我名字)也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:……

        哦,他有对象了,不用啃泡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 辣鸡总裁嘴上不积德,但厨艺是确实好,吃过一次之后念念不忘真的。感情日理万机分分钟几千万上下的大总裁,每天都跟学长送饭?区别对待要不要这么明显,有次吃了他做的结果被他要求留下来清理厨房。他心情不好直接不开门,你啥都吃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 最气的是那天中午这个大醋缸给我的饭里只有青菜和白饭。

        我吃个鸡???

        转头看了眼学长的,可以很棒,里面还真有鸡。荤素搭配看着就很舒服呢。最后学长看不过,分点肉给我。

        节目拍完后我请客出去吃,问学长去不去,学长说不去。我还以为又要出任务,学长来了句:“他在家里给我做了饭的,不回去又要发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呵,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 对了,学长是警察,而且不是一般警察,是特警。平时工作危险又忙不说还完全没规律,哪怕半夜睡觉,一个电话来就马上赶到警局或者直接走现场。我经常熬夜工作,他半夜出任务我基本上都知道,每次都担心得要死。最凶险的一次人差点回不来了,现在想来都后怕。

        就为这他俩吵过好多次……每次我去医院探望学长,走到门口就感觉病房都快凝固了。一个黑着脸在旁边削苹果,一个冷着脸转头看窗外。然后柜子上摆着个饭盒,是那怼货专门做的病号饭。

        傲娇误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 他俩平时吵架就来折腾我才是最骚的。

        每次有啥矛盾就冷战。一冷战学长要么沉迷工作要么就跑来我这,看着我工作然后在旁边念叨女孩子不要熬夜,这么晚该休息了外面不安全我送你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 啧,老妈子。

        学长都还好就念叨两声。那个辣鸡总裁,我真的,想不到还有这种人。莫名其妙叫我到他办公室,写策划!当着他的面写!我的妈简直是公开处刑,并且不写完不准走!然后还要和他总结汇报!我看着他那张扑克脸脑子就卡了你懂吗。

        人干事?

        经典三连怼到你怀疑人生,完了才拉着脸和我旁敲侧击学长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 金主爸爸我求你别找我了,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好不好。我一单身狗活到现在多不容易,你就放过我吧。

        学长抓娃娃贼厉害。有次他帮我抓了一堆娃娃,临走前拿了一个特别可爱的飞天小女警……我还以为他拿去哄小孩子,第二天去汇报工作发现娃娃出现在了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 无意识的秀是最让人哇哇大哭的。单身狗也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。

        每天的狗粮都好撑嘤嘤嘤。

        突然头疼……不说了,我先歇会,待会还要肝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 有新的我会回来补充【不能我一个人哭唧唧地吃狗粮QAQ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热门评论

风居住的街道:还有心思回答这个问题,我看你脑子确实不清醒。报告不用明天交,自己去休息。其他的之后找你算账。

风飞过:怎么了?除了头疼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。窗户开着,我给你带药。实在不舒服明天别去公司,请假休息一下。

我超帅白哥更帅:老板你这个回答指向性太明显了不被逮着才怪。头疼没大事吧?期待你GG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nd.